聚龙故事:柳长庆闯关

  

聚龙故事:柳长庆闯关

 

2003年5月31日。鞍山高新区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拿起一摞不同面值、不同版本的人民币放进一台纸币清分机里,十几秒曾经 了,纸币清分机将新币和旧币区分得一览无余 ,温总理满意地称誉 :想不到能在鞍山看到这么好的产品!听到总理的称誉 ,该产品的主要研制者——柳长庆醉了,他认为他这终身 就没白活。

  在国际金融主动 化出产 行业中,聚龙集团董事长柳长庆是为数不多的集产品研讨 、出产 运营 于一身的民营企业家,因为其领导的聚龙集团出产 的金融主动 化设备出产 、出售 全国第一;市场占有率第一;同行业市场竞标成功率第一,而令国表里 同行刮目相看。从聚龙的样品室里随意 拿出一件样品,背后都可以讲出一个动听 的创业故事

  说起聚龙的多国纸币清分机,柳长庆说,那完满是 “逼”出来的。

  2002年3月,日本东京羽田国际机场。柳长庆和4位年岁 最大73岁、最小63岁的老教授走出候机大厅,前往当时在国际金融主动 化出产 行业里排行老三的日本金融主动 化公司,与对方就一起研发多国纸币清分机进行合作洽谈。

  在日本金融公司迎接柳长庆和他的智囊团的是一个戴眼镜的日自己 ,对方递过来一张保密协议书,上面都是柳长庆看不懂的日文。“凡是来我公司的中国人,都要在协议书上签字。”“我只在能看了解 的协议书上签字。”“我们只有日文的协议书。”“商洽 是要彼此 尊重的,不能全照你们的规则 办。假如 强行签字,我们宁可不合作。”

  争论 中,另外一个人走过来问清原由后,用中文告诉 柳长庆:“你们可以破例。”

  十分钟后,一台纸币清分机拿到柳长庆的面前。他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那是一台上世纪80时代 出产 的清分机,是市场上早已筛选 的产品。“我们是要和你合作最好的。”柳长庆直截了当地告诉 对方。

  “对不起,最好的你们做不了,我们要自己留下来。”

  “既然这样,我们的商洽 无法进行下去……”

  从金融公司回到宾馆,一路上5个人谁也没有说话。好久 ,柳长庆打破了沉默:“咱自己干!”

  “对,咱自己干!”老教授们简直 是异口同声。

  柳长庆知道,咱们都想争这口气。

  作为金融主动 化的研讨 专家,咱们心里清楚制造 纸币清分机的难度。它触及 到光、电、影像等几十项凌乱的高端技能 。当时,中国市场的纸币清分机简直 都被日本和德国垄断。一台本钱 只有几千万元的设备,进口就要五六个亿,并且 维修费用也高得离谱。日本和德国把制造 纸币清分机的技能 专利申报得十分 细,并禁止对中国出售 制造 纸币清分机所有必要 的传感器元件。

  顽强 的柳长庆带着自己的研发团队,开始了困难 的攻关。他招贤纳士,80多名博士、教授和高层技能 人才先后走进聚龙;同时,国内的清华大学、东北大学、大连理工大学以及国外的劳雷尔公司等,都成了聚龙的技能 合作火伴 。

  1500多个日日夜夜,其间 的艰苦 不言而喻。

  2006年9月13日,聚龙研制的第一台多国纸币清分机和多功用 ATM主动 提款机成功通过终究 一道验证程序!

  聚龙研制的多国纸币清分机不只 具有鉴伪、点钞功用 ,同时能将混在一同 的纸币按面值分捡清楚,并且 解决了美元、欧元、越南币、印度币等纸币的点钞、鉴伪和清分问题。为此,聚龙集团取得 了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指定出产 的答应 证,成为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印钞总公司点钞产业化的出产 基地。该机具有 自主常识 产权、全国独家出产 并出售 ;该设备的发明,使我国成为继日本、德国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把握 该技能 的国家。

  本年 3月6日,在欧洲中央银行(ECB)检测中心。柳长庆的多国纸币清分机要进行为期2天的国际最具权威的鉴伪功用 检测。一间封闭的检测室里,108张特别精制的不同国家的假币一张张送进清分机里,但没有一张能逃过它的“高眼 ”。聚龙的多国纸币清分机一次性通过了检测。这是中国首例、世界第3例通过该检测中心的规范 检测,标明 聚龙的多国纸币清分机产品性能和质量现已 达到了世界抢先 水平。

  本年 4月,在德国汉诺威举行的国际金融年展览会上,柳长庆与日本金融主动 化公司的董事长不期而遇。当年,这位董事长并没有出面款待 柳长庆,今天看到聚龙的多国纸币清分机和多功用 ATM主动 提款机,他感到十分 震动 ,关于 当年没有出面款待 柳长庆,他表明 十分 抱歉,并主动要求与聚龙合作。

  柳长庆笑了:“你认为我们还有合作的必要吗?”

  ……